揭秘新加坡红灯区-法治社会中的“风月场”

    大多数人只知道新加坡是花园城市,一个法律异常严格的国家,但很难想象到这里还会有一个世界上合法的、Ji~NV挂牌上岗的“红灯区”。芽笼不仅是新加坡的饮食天堂,也是全球少有的合法“风月场”。新加坡的知名艺人李国煌说,新加坡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是芽笼,这句话说的挺有道理的。 【新加坡圈】揭秘新加坡红灯区-法治社会中的“风月场” 

      其实关于Ji~NV在新加坡是否真正合法的问题,新加坡《联合早报》一位资深编辑给出了精辟的回答。 他说,新加坡政府对这行的态度可以用九个字概括: 不合法,不取缔,管起来。可以说, 新加坡政府对性产业基本上是模糊政策,政府警察编制中有专门“肃娼组”,由此可以看出政府层面并没有承认Ji~NV合法化的地位。但是,像芽笼这样心照不宣的红灯区, 警察肃娼一般情况下不会管到那里去。但如果要在这个地区之外营业就得小心警察了。此外,在这里工作的Ji~NV都要经过警察部的肃娼组与医疗中心的检验。身体健康达标才能拿“健康卡”,因其颜色是黄色而俗称“黄卡”。她们的工作证(SpecialWorking Pass)效期两年,两年一到就得回到各自的国家,不能跟新加坡人结婚,然后终其一生不能再以同样的身份再到新加坡。芽笼的Ji~NV只有每个月不方便的几天可以休假外出,但是绝不能外宿。除此之外,每月还有一次外出的机会,就是检查身体。因为爱滋病的潜伏期为六个月,所以到新加坡之后的前六个月,每个月都要做一次身体检查;六个月之后,就改为三个月一次。Ji~NV在新加坡工作期间,任何时候被查出染上疾病,就得立刻停止工作或是被遣送回国。至于政府为什么不取缔理由,据说是因为新加坡的外来劳工实在太多,这样做是为了保证整个社会的稳定和安全。
    【新加坡圈】揭秘新加坡红灯区-法治社会中的“风月场” 
      芽笼是个旧城区,原本是新加坡马来人的聚居地,后被政府规划为红灯区,成了嫖客小姐的聚集地。在这里,嫖娼就像下馆子吃饭一样寻常,拥有“黄卡”即所谓“合法”Ji~NV,反之就是所谓的“流莺”,即没有合法牌照的站街妹。
      白天,这里和一般的居民区没什么两样,除了偶尔会有几个年老色衰的小姐,或站在商店旁,从过往的人群中搜索着她们的目标,或坐在咖啡店,和旁边吃饭喝茶的新加坡老安哥搭讪着,试探着……傍晚时分,芽笼开始不安分了,睡眼朦胧的小姐们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纷纷涌进各家餐馆,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有需求就会有交易,新加坡庞大的外来务工劳务人员和热情的生活节奏刺激着性行业的发展,只要有钱,只要花足够的钱,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有,他们之间无[关键词屏蔽]而言,只有纯粹的交易。
    【新加坡圈】揭秘新加坡红灯区-法治社会中的“风月场” 

     

    【新加坡圈】揭秘新加坡红灯区-法治社会中的“风月场” 
      “合法”的双号巷子里,一间间亮着红灯的所谓“合法”经营的店面,这里的女人多是来自于马来西亚,菲律宾和中国,她们衣着性感,几乎什么都遮不住的裙子,透着一层玻璃,诱惑着有意于此的过往行人。她们身上有各自的牌号供客人挑选,所得收入要和老板平分:比如泰国妹50,自己只有25;中国妹100自己留50。但是她们的工作很稳定,每天照常也不输给外面的站街妹。她们不可以接吻,也不可以拍照,服务时间一般为半小时左右,钱给的多会更久一些,加一个小时就要付双倍的钱。
    【新加坡圈】揭秘新加坡红灯区-法治社会中的“风月场” 

     

    【新加坡圈】揭秘新加坡红灯区-法治社会中的“风月场” 
      另一种就是外面的所谓“流莺”,他们多数是持旅游签证入境,只在新加坡停留数月,反反复复。但因为没有合法执照,一旦被抓即被遣送回国不得再次入境新加坡,同时“消费者”也会受到相应处罚。
      这些站街的姑娘们,阵线很分明,$S60、S$80、S$100……不同国家不同价位会各占据一方阵地,而这个报价,并不包括去旅店的包间费用,时间一般是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正因为此,芽笼有很多提供按小时出租房间的旅馆,看准了商机加入到了赚钱的行列。
      一排排女人的旁边,可以看到很多闲散的男人,有的帮着拉客,有的只是随意站着。他们就是马夫,每个女人都得有马夫罩着,一是帮她们把风,因为经常也有警察来扫荡;二是如果有什么纠纷的话,马夫可以解决。所以他们从每笔交易中提取十到十五元的保护费。
    【新加坡圈】揭秘新加坡红灯区-法治社会中的“风月场” 
      新加坡的红灯区,最早期是在恭锡街,后来慢慢东移到雅兰布刹,芽笼。几十年前,芽笼后来者居上,红灯区非常兴旺,恭锡街也变得色微了。芽笼路的红灯区,由繁华世界游乐场(芽笼二巷)开始,一路通到直落古楼。那时,还是在英[关键词屏蔽]治下的殖民地。独立后,政府开始严格管理,把红灯区集中在芽笼路三十巷内范围。而且,只发牌照给双号的巷子,也就是四巷,六巷,八巷……所有单号的巷子,不准营业。虽然这里号称法治世界第一,但是也有半合法和非法的业务。
      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姑娘们有的是生活所迫,有的则是自愿。自愿的人觉得这样挣钱更快、更轻松一些,也或者只是想“体验一下风尘”。价值观的不同让人们作出了不同的选择,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总有人会在金钱与灵魂之间迷失。
      不论如何,芽笼的确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遍地飘香的美食,各式风格的建筑,还有夜里那些尽展妖娆的夜莺,都让人沉醉其中。只是,天依旧会亮,太阳依旧会升起,曲终人散后发现,地球的自转和公转都从未停下。而这,从来都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不是么。